疏桐

【gangsta】汽水和酒

#一发完

#短打

#脑梗作品

#不知道为啥想看尼克喝醉














 “喂喂,别像个失恋的家伙一样躲在角落里灌醉自己啊。”

  模模糊糊看见一个金发男人伸出手来扶起自己,尼古拉斯嗅到他身上独特的劣质香烟气味,放下心将手臂搭在他肩上。

  嘴型…好像是这么说的吧,是这个意思。说他是失恋的家伙吗?虽然没有沃里克说的那样肉麻,但感觉上好像也没什么区别。灌醉?他可没想过要灌醉自己,喝醉的滋味儿可不好受,他只是在喝汽水。

  “拿错了而已。”

  尼古拉斯口齿不清地说道。虽然本身平时说话每个字的链接处,发音都很黏,但这句话比以往更软糯粘稠。

  沃里克无奈地笑了,他伸手搂住这个软趴趴的身体的腰,把这人带着向店里走去。

  视力那么好的尼克怎么会把汽水和酒弄错呢?

  只是这家伙不想承认自己偶尔也想喝酒吧。

  那句话说的跟赌气似的,小尼克因为自己的行为生气了吗?吃醋了吗?

  不是早该习惯了嘛。之前也经常这样在外面过夜,怎么这一次这么在乎呢,小尼克。

  

  

  “沃里克…”尼古拉斯小声喃喃。

  名字的主人坐在沙发边抽烟,听见身后蜷缩在沙发上因醉酒而熟睡的人,低沉的呢喃。

  这个词说的可真清楚啊。

  沃里克回答:“我在这里。尼古拉斯。”

  

  

  

  

  

  


【gangsta & 沃尼】雪和姜饼人

  圣诞节快乐!

       这是关于我想象中的尼古拉斯和沃里克的冬天和圣诞节。



       冬天,第一场雪。

  小尼古拉斯抬头看那纷纷扬扬飘落的白色雪点,一时入神,呆立在原地。

  因为各种原因至今为止才第一次抬头看着雪飘下来的样子的小尼克,站在还未积雪的,冻得坚硬的土地上。

  他不知道该怎么形容那些白色的,漫天飞舞的小东西。之前看到它们时,往往是地上已经积了厚厚的雪,不再下时。但这一次,尼古拉斯第一次看见雪花从天空飘落。

  它们从很远的地方来,来到地面上,树梢,尼古拉斯的刀柄上,尼古拉斯的头顶上,和尼古拉斯伸出的手掌掌心。

  他单手接了雪捧着看,雪化在了他的手心。

  消失了。

 

  

  

  冬天,第一场雪。

  少年尼古拉斯跟在佣兵队最后面,边走边抬头看看天空,又沉默地正视着前面人的背,加快步伐走得靠近了些。

  少爷在对他招手。

  他走过去,少爷给他塞了一个小纸袋。

  待会儿记得把它吃掉。

  这是少爷说的话,尼古拉斯迅速读出沃里克的意思,认真点了点头。

  去吧。

  尼古拉斯又点了点头,跟上佣兵队。

  走着走着,他低下头来看手里的那个纸袋,拆开来里面躺着两块小人形状的饼干,上面还有笑脸。

  饼干下面压着一张纸条,漂亮的圆体字写着:

  “Happy Christmas to Nicholas Brown.

  These are gingerbreads that keep you warm.”

  尼古拉斯嘴角扯出一个上扬的弧度,轻轻拿起一块饼干,一小口一小口吃掉。

  是有一点辛辣的甜甜的脆脆的饼干。吃下去好像真的让身子变暖和了。

  他把剩下的一块饼干装进纸袋,然后放在上衣口袋里。

  

  

  

  冬天,第一场雪。

  这天便利店没有接到委托,所以尼古拉斯和沃里克都在家里待着。

  正当沃里克站在窗边抽烟时,灰色的天空开始飘下一些白色的,轻如柳絮的雪。沃里克仰头看着雪花飞舞下来,他叼着烟,蓝色的眼睛被暗暗的光蒙得颜色有些深。

  尼古拉斯从浴室出来,正拿着毛巾擦自己的湿漉漉的黑发时,沃里克熄了烟,将烟头扔进烟灰缸,然后走过来一把将尼古拉斯扑进沙发里。

  尼古拉斯擦头发的手停了下来,他把毛巾搭在沙发靠背上,有力的双臂环上沃里克的肩。

  没开灯,他们在昏暗的光线里对视。

  沃里克的唇齿触碰到尼古拉斯的暴露在寒冷的冬季空气下的皮肤时,尼古拉斯张嘴,用略显笨拙而低沉的声音说:

  “I…am the gingerb-b-read …man

   …who …bro-o-ught… you warmth…”

  然后沃里克抱紧了他,咬住这个可爱的大家伙的肩膀,舔了舔咬痕。

  Yes, you've always been.

  

  

  

  

  

  

不知道为什么,看到红色就想到了尊啊

乱写乱写乱写
用的是金粉红墨,描了好几遍…嗯
一开始颜色不是很浓啊

爱一个人就像鞠躬,深深地爱,深深地卑微